追蹤
媽媽我想吃肉!
關於部落格
上帝請把才能交出來,這是搶劫無誤(燦
  • 1120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活著的兵士



其實書裡描述「戰爭」的場面並不多,在中國廣闊的土地上,征戰或許就是那樣?行軍、移防,有時為了軍情機密,甚至連部隊要往哪移動都不能告訴士兵,全隊上船後三小時,才能拆開寫著目的地的包裹。
生死未卜。

書中有幾位士兵的典型:
曾任醫師的近藤一等兵
天性浪漫的平尾一等兵
殺人如同下溪捉魚般輕鬆的笠原伍長
溫和纖細的倉田少尉

書中曾有這樣一段描述……
「在笠原伍長來說,殺一名敵兵跟殺死一條鯽魚沒什麼兩樣。他殺戮起來可以絲毫不動真感情。能夠撼動他情感的,乃是對袍澤那種幾近本能的情份。……至於平尾一等兵和進藤一等兵他們,在漫長的戰場生活之間,也逐漸磨練成笠原這種性格,而且不能不變成這樣。……
但……他的勇敢一旦掀開底子,可以在轉眼之間化為粗暴的野蠻……。而倉田少尉那種勇敢,掀開底子毋寧會露出感傷式的溫和……
……平尾一等兵的勇敢又有點不一樣,……帶幾分自暴自棄與嗜虐的色彩,勉強可以說是近乎發狂的一種勇敢,掀開底子露出來的,是他那份浪漫情懷崩潰之際所發出來的狂暴的哀鳴。……」

在我眼裡,這是全書最亮的段落,之後的僧兵、中國女子的銀戒指、舉旗兵、中國伙夫、日本妓女等等,各式事件都圍繞著這幾位角色獨特的性格發生,他們差異性極大的本質,在事件中清楚顯現出來。什麼人對什麼事有什麼樣的反應,石川分變得一清二楚,人物是立體的、獨立的,形象鮮明。


書裡最讓我覺得心痛的段落是中國女孩的銀戒指,裡頭描述到士兵們晚上出去,回來時手指上都戴著銀戒指,用不標準的發音說是「ㄍㄨ ㄋ一ㄚˋ給的」、「死去的老婆給的」,石川以記者口吻描述中國女子似乎有雕刻銀戒指為婚戒的習俗,有些上面還雕上自己的名字……一想到那些女孩,在戒指上寄託了什麼樣對美好生活的盼望,心裡就感到非常難受。

內容並沒有提到南京大屠殺。


只描述了之前的行軍,和之後近藤面對日本妓女時,對方說日本士兵不應該殺女人,近藤奮而開槍的事件。戰場,可以說是最殘酷原始的世界,曾經以醫學拯救他人的近藤,在廣大的異國土地上,必須以殺人為職志,他也曾質疑過,當對方的生命毫無價值時,自己的生命是否也無足輕重?那建立於自身之上的醫學更是……?
如果用Maslow的需求層次論來看,就是基本需求無法得到滿足,此時人會優先考慮基本需求,但是經驗過成長需求的個體,則會不時受到自我實現需求的拉扯,類似一個小孩會為了炸雞乖乖聽話,而一位想成為藝術家的青年則寧願忍受飢餓,由於更高的目標存在,人甚至可以不滿足基本需求的匱乏,這在一般條件下是成立的,可是在戰場上不成立。
 

圖片來源:http://www.nhu.edu.tw/~society/e-j/65/65-24.htm

生理需求看起來日軍還算可以,當時正是勢如破竹之時,城破後就「徵收」軍需,但是安全需求相當欠缺,在本身存在就受到威脅時,人會被迫回歸原始狀態,也就是不把對方當成人,而是為「敵」,那麼最輕鬆的就是成為笠原伍長,天生的士兵。
然而也就是這樣的士兵,會犯下暴行。用Freud來說,就是趨向本我……盡力掩蓋超我的指責吧?最貼近死的時刻,最服從求生本能,沒有人類文明訂立的規範可言了。所以甚至不見容一般社會(日本妓女)並無法脫離給予「隸屬與愛」的部隊。近藤最後「一心只想追上原部隊…無法思考其他任何事情。」




閱讀時,我一直戒備著南京大屠殺的部份,怕下一頁就會突然到來,親身體驗過戰場的記者,會寫出多麼讓人心痛的東西呢?但最後並沒有這樣的段落。或許因為如此,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,可以說我自身的期盼過高吧?想看看日本人怎麼描述南京大屠殺,中國方面的紀錄太多了。另一本書裡,曾提到有隨軍記者說「這樣的日本,沒有戰勝的資格」,不過什麼是戰勝的資格?
多少可以理解發起戰事必須施出有名,對國內外輿論有所交待,這是一種自我防衛機轉?給國民好的期盼,讓他們相信本國士兵上戰場,是要匡正世界的秩序、引導東亞共繁榮等等,這是舊日本靈魂在新世界秩序中找到的立足點,可是一旦踏上戰場,日本年輕人們只有逐漸死亡,身體的、心靈的。
最後展現的也許只剩下舊日本。
歷史戰爭中,破城後將整城視為給士兵的獎賞,燒殺擄掠一概不論,並非多特別的事例。為什麼南京大屠殺會被特別著重呢?因為是首都?因為歐洲各國的做法已經不同了?因為要制裁邪惡的軸心國?這點我不太懂,或許要多看看二戰其他國家的做法。




對那種脆弱的心逐漸崩潰的過程……或多或少可以想像。
如果在和平時代,所有的人,不管是日本人、中國人,都只是平凡笑著的年輕人吧。
順帶一題這本書當時在日本一出就被禁 _A_ 那時候的日本民眾活在美好的戰爭願景之中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