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媽媽我想吃肉!
關於部落格
上帝請把才能交出來,這是搶劫無誤(燦
  • 1120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APH/菊灣/如果與妳相遇.1









……雖然是聽說過,關於那女孩的事。

 
 
穿著西式服裝端坐桌前,本田菊可有可無的想著,右手不時翻閱辭典。不懂的單字如淺川的銀魚般持續出沒。跟剛開始相比這算好的了,那時不如說認得的單字是銀魚、陌生的字母如流水,而混亂的文法是河底堅硬的大石,一不小心就像新年的一百零八鐘「哐!」的一聲敲得人六根清淨四大皆空——剛背好的時態變化又忘的一乾二淨。頭痛啊、頭痛,為了跟新時代接軌,背誦莫名其妙的扭曲字母實屬不得已之事。上次召見那個叫萬次郎的人是什麼時候?有些不記得了。
 
那是幾天前的事?或幾年前的事?身為國家,菊對時間的概念總是有點模模糊糊的,或者說下意識不想記得太清楚。兩千歲、二十歲……他的時間軸與他子民的時間軸相同又大不相同,於是就像要抵制時日過份的沈積,記憶也跟著有點淡薄。
 
「science」,這個字認得。為了與其他強權齊頭並進,必須發展這東西。落後、齊身、超越,不久前他身上發生了改變,作為「日/本」似乎又注入什麼新血。小小房間中的他必須醒來了,即使之前一直做著溫暖的夢,即使射入晨光的是被他人闖入的門。
 
步出居所時世界業已明亮如同正午,自己身上那一點夜色的微涼迅速消失殆盡,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恐懼沿著背脊緩緩爬將上來。極其燦爛耀眼、充斥蒸氣機械及玻璃工藝的美麗新世界如此陌生,讓菊像被人丟入冰桶般僵硬異常。
 
 
甩甩頭,試圖將意識集中在眼前的外文書上,改朝換代的巨大變革他總是記不住,一些小小的回憶卻常常襲上心來……盂蘭盆節微微的煙灰香味、祭星七夕涼涼的樸素冷麵,閉目尋思皆為極盡平凡之事,日日年年如潮水拍岸般理所當然的構成,他的構成。
 

 
不知她的構成又如何?海流近處那女孩的構成。

 
 
 
說「那女孩」不如說「那孩子」,以年紀來說算挺小吧?菊想。不過自己這類存在畢竟不能以年歲論,有突然抽高迅速成長的、有倏然倒退回返童稚時期的,而大部分外表都是在少年或青年左右就定了型,雖然也會面臨死亡,倒是沒有衰老的例子。爬滿異國文字的書頁遲遲沒有翻過,菊嘆口氣合上書本——終究還是無法專心,畢竟一早上司就告知了「那件事」。
 




 
偶爾會聽到消息的女孩,將要到自己枕邊來了。
 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這是類似序章的段落?
寫個小說手這麼拙教授大概不想承認我的存在喔喔喔……補完篇也會繼續的,嗯,然後最近也有其他點子。

畫圖方面還想多吸收一點養分再嘗試看看,這陣子沉入書的大海非常滿足,砍噗的事情請不用為我擔心,阿肉只是進入節能減碳狀態,生活上並沒有不順利的地方,也沒遇到壞人或怪人(笑)
追根究底就是我自身的充電時間到了,需要稍微維修一下這樣。


最近看村上春樹的書說到…許多創作都是從負面的地方出來的,但是擁抱負面許久後,會生出更大的正面力量。我看了很有感觸,也想試著懷抱或孕育什麼東西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