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媽媽我想吃肉!
關於部落格
上帝請把才能交出來,這是搶劫無誤(燦
  • 1120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菊灣/空氣瓶子(二)夕張哈密瓜風味調味乳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
嗯,如果可以生就好了呢!畢竟生育率讓人擔心呢~
  「唔……我國生育率確實……
  「還超過我呢!不准超過我!為超過我道歉!」
  「……太強人所難了,請容我審慎考慮。
  「噗,呵呵呵。」女孩輕輕笑了,忽然鬆開手跑向一邊,兩手比出大大的圈,「我們生一~堆~小孩,到時候你可就辛苦了呢!像以前耀哥也是……
  「你不要一直看著我笑!才不是很想跟你生呢!笨蛋自戀歐吉桑!」
 

 
  雖然氣嘟嘟的這麼說,牽起她的手時並沒有被拒絕。
  「為了表示歉意,一起吃點什麼如何?我請客。」
  是早早決定的行程和演練過的句子,女孩性格好客又好強,並不喜歡次次由菊買單,他咀嚼著包含寵愛和自我滿足及歉意的食慾,滿意的看到灣亮起眸子。
  「附近剛好有新開的店!我窺探好幾天了!生意很不錯喔!」
 
 
  她牽著他到巷子裡一間可愛的異國餐館,配著漆成淡蘋果綠的門框,是前庭有小院的木造建築,白色矮籬及七里香等簡單配置包圍著中間的石板小路。雖然灣說是剛開張的,卻從中飄散出一種時間感。歷經權力更迭,一切都以權變、實用為第一考量的少女,其隨用途被一點一點改變的建築的風貌……是從來沒有被長久珍惜的代表。
  沒有被好好愛惜過,所以不懂得怎麼愛惜自己。

 
  卻很會愛別人。
  有時候,菊也會冷酷的想這只不過是對強者的憧憬,可是就連一句「我會保護妳,不會讓妳消失」也說不出口的男人,敢自稱強者?笑死人。有時候,菊覺得自己不過是費力的隱藏起害怕失敗的倔強,有時候,只是貪求更多體諒和慰藉。
 


 
 
不過我……哪天消失的話……怎麼辦呢?
 
 
這時候即使是虛假的,也應該編點美麗的謊言吧?身為男性。
 
 
 
 
(對不起,因為妳是我的夕張哈密瓜,看在這一點請原諒我笨拙的言語?)
 
 
(無法說出會保護妳的我,和體諒我的處境而開起玩笑的妳。)
 
 
(可就像小小的枝椏上的垂櫻,妳的笑我甚至不忍卒聽。)
 
 
(期間限定這件事,耽溺其中對戀人未免過於殘忍,過於慘忍。)
 
 
 
 
 
「就是這間店!超可愛的!」
「就在這裡吃中飯?」
「嗯!拜託了!本田錢包大人!」
「什麼奇怪的稱呼……」
 
 
 
  兩人走進餐館,聽頭上有可愛呆毛的侍者介紹店內主推的義式菜餚,女孩興奮的約好兩人點不同菜式,才能交換品嘗。看她笑著東張西望、研究菜單,最後甚至將臉放在桌子上呆呆看著窗外的風景,菊沿著視線看去,是特意種植於二樓的軟枝黃蟬,橢圓形綠葉輕輕擺蕩著,一點翠色是罩住少女臉龐的紗,晃悠悠的,好像勾起些回憶的味道來。
 
 




 
「菊?終於老人痴呆了?」
「繼續亂講就自己付賬。」
 
 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猶記得這篇第一次跟瓶聊到,瓶曰"很婊"
難道我對軟弱男人的反感有這麼強烈?
不過文章卻是菊視點?





這兩天在看很輕鬆的山/本/文/緒,村/上/龍好棒喔,可是不外借,可惡
山/本/文/緒是從少女小說轉型,努力擠身文學作者之流的作者,卻在陸續得獎後也得了精神疾病,過於嚴肅認真的心理負擔,和將興趣變成生活手段後,沒有休息時間的轉換等等,我好奇這是一段怎樣的歷程,所以借來看


"經歷了漫長的吵架人生,我終於了解一件事:無論再怎麼親密,無論再怎麼相愛,每個人所珍惜的東西並不相同"



之所以會特別在意這句,是因為很現實又哀傷,但是還有著包容的感情
希望能時常提醒自己有顆包容的心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