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媽媽我想吃肉!
關於部落格
上帝請把才能交出來,這是搶劫無誤(燦
  • 1120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菊灣/空氣瓶子(三)紅肉西瓜

        夏休時,到灣家賴一整個星期,已經變成「例行公事」。
  雖然女孩接到他預先聯絡的電話時,也可以說是例行公事的暴跳如雷。暴跳如雷?沒錯,暴跳如雷。

 
  「什麼?夏休?你『又』放暑假嗎?一個禮拜?上班族也放一個禮拜?」
  「太過分了!!!」
  「上班族放什麼暑假啊!你家又不熱!」
  「你自己到我家,記得位置吧,我還要上班可是很忙的!」
  久未見面的戀人特地空出假期,一般女孩子的反應不應該是這樣吧……而且,還指名要吃*虎/屋的羊羹。
 


         所以現在男人全身的裝扮是,一身直接從公司過來的淺灰色格紋夏季西裝(在經歷女友家暑氣蒸騰的黃昏後,狀況有點慘烈),裝上背帶斜背著的公事包、掛在手上的羊羹提袋,和一顆大西瓜。時常旅行的男子堅持移動時一定要*洒落,所以早早將衣服等行李打包寄到灣住處去,女友、衣物、生活用品、伴手禮,萬事俱足,錯就錯在不該被巷口的蔬果攤引誘,買了這顆大西瓜。
  經過時看到那深紅色半透明的果肉,他想起女孩很喜歡吃的樣子,去年夏天兩人也一起吃了好多,多汁冰涼的西瓜配上夏夜晚風,不管有沒有煙火都是一種享受。心想帶去她應該會高興,於是在腦內翻開中國語教材第四章-買東西篇,很有自信的發現約還記得八成。

 
  「老闆,我要買,這個。」
  「西瓜喔,包甜的啦!要買多少?」
  「一個。」
  「一整個?」
  好像有個量詞是可以跟大家一樣買到一片或是四分之一個西瓜,到底叫什麼…?
  「唔??那…一顆?」
  「一個跟一顆不是一樣嗎?來!」
 
 
  結果就變成手上這沉重重的*子泣老頭了。而且還在爬樓梯期間越變越重。
  說到樓梯,灣為什麼還住在這種老舊的公寓,既不是四合院…也不是現代大樓,不只沒有電梯,還住在……到了。

 
  五樓。

 
 
  吃力的靠近門鈴伸出手指,菊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和公寓牆壁過分親愛了,光靠一隻手又撐不住西瓜,只好努力再靠過去一點。
  叮-咚,公寓內步響起鈴聲。
  「來了~」
  「菊?還想說你該不會迷路了吧?台/灣的夏天很熱吧?」
  「我有買你愛吃的東西喔~」
  腳步聲由遠而近,與腳步聲為伴的是她吱吱喳喳的輕快語調,好像已經脫去電話中為生活而煩惱的毛躁,只是單純期待他的到來似的。男人不只一次想著,下班之後回家,有她這樣來迎接,很好。
  外層的不繡鋼門也被開啟後,穿著短褲露出修長美腿的女孩探出臉來,一手拉開門,一手拿著吃到一半的……
 

 
  「呀!!你也買了!!」
 
 
 
  西瓜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虎/屋的羊羹:天/皇御用點心,號稱"羊羹的王樣"的日/本老店
*洒落:時尚的意思
*子泣老頭:日/本的一種妖怪,據說會發出嬰兒的哭聲引誘旅人將祂背起照顧,之後隨著旅途越變越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萌節快樂,今天也很有精神嗎?
這篇預計中是有後半段的,可是要一起寫又覺得情緒有點轉接不上,似乎分開比較好,就分開了(噗)
本來想說有精神的話也出去走走,或者趁來台/北的第一年去看國慶遊行,沒想到昨天從椅子上站起來時腳麻了,在自以為很熟悉的房間跌個狗吃屎(剛剛想了一下,形容跌倒POSE的詞意外很少),現在,伴隨著腳踝響亮的喀啦聲,只好在房間看轉播


空氣瓶子的基調真的很日常,感覺講的都是零零碎碎的小事,邊寫邊回想某些感受,後設認知之類的?感覺到"原來當時有那種感覺",是一種微妙的趣味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